腾讯微博新浪微博请呼叫您的全程管家:021-65687369/65687780

首页 > 弘观博闻 > 请听高品质教育信誓旦旦的声音 ---【把改善教育的品质放在首位】

请听高品质教育信誓旦旦的声音 ---【把改善教育的品质放在首位】

发布时间:2014.07.28 发布人:管理员

【引言:】若问幼儿园,你还记得当初参与这场先锋游戏的初衷吗?我想不会再有信誓旦旦的声音,说:“把改善教育的品质放在首位”。沉寂之后,幼儿园也应开始继续追问,重拾我们忽略的一些基础性问题:什么是真正高品质的教育?什么是真正适合中国孩子的教育方式?

遍布29个省的数千家幼儿园开办了蒙台梭利实验班,蒙台梭利幼儿园可谓红遍大江南北,家长们寄望于蒙氏昂贵的教具和教学法,让自己的孩子“跑赢在起跑线上”。——而这仅仅只是截止2004年的统计数据。

这样燎原效应,可以说是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的。从中国的价值观念和文化传统上,非常重视儿童的教育,很愿意打开所有的钱包和爱,奉献给孩子。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蒙氏的教具摆在那里,看得见,摸得到,气势上先就吸引眼球,而且又有一整套已经形成体系的操作规范。这也理所应让家长信服。

而这只是西方主流幼教理念和课程模式蜂拥而至的一隅。面对中国如此巨大的人口规模,需求也自然更加多元,相应的理念也会更加多元,解决方案也会更加多元,所以这反而让幼儿园在教育方面有了更多可以自由选择和讨论的空间。

在此期间,幼儿园也做了一系列的尝试,或推崇英式贵族教育,或迷恋双语教育,或将艺术教育束之高阁……多番探索中,幼儿园在寻求专业化与特色之间,契合了更多家长多元的渴求。

回溯到教育本身,一方面我们抱怨教育的不尽如人意,大声疾呼现有应试教育体制的改革,另一方面我们欣羡西方的教育体制和理念,渴望着一种可以拯救孩子的教育奇迹。在这个过程中,幼儿园在改善教育品质方面已经走在前头,做出了尝试,也许因为经不住盈利模式的诱惑,只保留了教育的形式,而去除了教育的内涵,但不可否认的是幼儿园真的走歪了,在这场“先锋的游戏”中迷失了。幼儿园内部教师的问题一再暴露,外部家园关系紧张,此情此景之下,幼儿园也总不能抱着教育的理念就想独善其身、置身事外吧。

若问幼儿园,你还记得当初参与这场先锋游戏的初衷吗?我想不会再有信誓旦旦的声音,说:“把改善教育的品质放在首位。”沉寂之后,幼儿园也应开始继续追问,重拾我们忽略的一些基础性问题:什么是真正高品质的教育?什么是真正适合中国孩子的教育方式?

西式教育之殇

现在,对于很多幼儿园来说,引进西式的教育理念不仅仅是一种很时髦的做法,也是一种很有先见之明的做法。对西方现代影响最为深刻的教育思想家杜威、蒙台梭利,在上世纪中期,提出改革基础教育的核心观念——孩子是教学的中心,教育应该在尊重儿童的人格和天赋的基础上进行。而实现这样的教育理念,事先设定了一个接近完美的理想环境模式,每个孩子都有一个稳定的家,每个孩子都上教堂,每个孩子都去学校,最终在一个多元的社会中,由学校完成对孩子人格的提升,并将学校的使命概括为:教会孩子获得基本知识、学习技能、适应并融入文化、遵守规则、学会与同伴合作及尊重权威等。

若将这些教育理念嫁接到中国,现实情况产生的充满矛盾和冲突是多重。首先,是在公共环境的层面,在当代的中国,道德式微宰制了更多的正面良知与规则,他影响了许多人的行为和思考模式,让孩子受教育的环境变得更加困难。一个很浅显的例子,当父母在教自己的孩子如何在红绿灯路口过马路时, 可能旁边有一群人都在闯红灯,那意味着这次教育是没有结果的。其次,是在私人的及家庭的领域,我们也没有信仰,父母至少会更看重把成功学的功利主义,移植给孩子,比如让孩子学个乐器作为增加成功筹码的技艺,而不是愉悦、陶冶身心。纵使西式的教育理念,在国外也常遭诟病,但是,至少他是生长于西方土壤的。而在当代的中国,产生的是截然不兼容的矛盾。

我们无法给孩子提供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因为我们自己的人格和道德观念都尚不健全,那又如何指望孩子习得道德习惯或形成良好的人格。西方教育模式在中国殇折,也给了我们另一种教育的启示。真正适合中国孩子的教育,应该是兼具深度与广度的“大教育”。从深度上,让孩子具备适应社会的学习能力和获取知识的能力,并赋予孩子普世的价值信仰,拥有完善的人格和美好的品格。从广度上讲,教育不应该只是以孩子为中心,还应该扩展到家长、老师以及社会人士,完善他们的人格,提高他们的道德水平,改善孩子受教育的环境,让孩子在潜移默化中形成良好的品格。这才是高品质的教育,也是更加标本兼治的教育。

应试教育之痛

先看这样一个案例:在陌生的美国学校,初来乍到,作为中国小学霸凌琳完成一个漂亮的开场秀。美国小孩在纸上写了半天的计算题,她只用了口算一下子就算出8÷5=1.6”,同学们都大为惊讶与赞叹。而老师却大为不解,总是不停的重复一个问题:为什么凌琳的数学试卷总是答案全对,但又没有过程呢?年幼的凌琳也很困惑,老师指出的需要解释、需要过程的东西是什么?可能只用九九乘法表就能解决的简单计算题,但在美国的小学中,她要与四五个同学组成小组讨论,在纸上写下具体的过程,最终得出结果。每天一小时左右的数学课上,只能讨论两道题目。

无论怎么叙述这个案例,都会显现出美国教育的一种优越感,我们也乐此不疲地想要试图去推崇它,然后又在挣扎中拜下阵来;无论教育的改革步伐是急是缓,应试教育依然是现代中国教育的主体,至少,我们的孩子,现在与未来都要与它为伍。中国小学霸在数学上展现出的优势并不能说明什么,但中国学生通过对知识点有针对性的重复性训练,基础知识的掌握确实比较牢固,更能够进行快速解答,这是符合应试教育效用的。

幼儿园作为基础教育的一部分,也自然应该是为应试教育服务,这无可厚非。只是幼儿园与其他教育阶段不同,她不用面对阶梯式的淘汰制度,也没有一个确定刚性的评价指标,填鸭式、灌输式的教育方法,对于幼儿园阶段的孩子,的确有那么多不合时宜之处。所以要在这方面提高教育的品质,首先要改变以知识传授为主的教育理念,改变以知识记忆为主的重复性训练,然后以更加科学的教育方法,让孩子自觉掌握获取、累积知识的方法,提高孩子自主的学习能力。让我们的孩子未来既能从容地适应应试教育的重压,也可以快速学习并应对变化的世界,这才是高品质的教育应有的目标。

我们的孩子毕竟不是固定在一成不变的土地上,一年二十四个节气,牢牢掌握背下的规律,不必离开,也不必面对陌生的困境,也无从失去;可世界变化那么快,他将面临的变化也是我们无法预估的。在每一代都将倾覆前人的社会里,我们总不想,孩子将来抬脚迈出门去时,就迷失楼台吧。所以在既定的应试教育氛围内,我们应该做出更有益于孩子未来的调整。

教育发心之善

我们应该很熟悉这样的场景,大人为了哄小孩,有时候抱她,有时候摇晃她,有时候给她糖果,有时候给她iPad,为了让她安静,要么优待她,要么惩罚她。所以我们也会看到,孩子与大人之间有了更多的共同之处,孩子或许有时候会拍大人马屁,或许有时候又会以乖戾任性逼迫大人妥协。孩子与大人之间,仿佛形成了一种恶性的循环:我们煞费苦心的教坏孩子,然后再为她成为这样的人唏嘘悲叹。

当孩子的某些行为不那么令人满意时,我们总是会习惯发出感慨和抱怨,却从没有想过,自己也是孩子行为的参与者。所以每当孩子在幼儿园发生不好的事情时,作为消费者的家长就习以为常,将责任归咎于幼儿园和老师;长此以往,幼儿园的家园关系呈现出另一种味道:赤裸裸的畸形和冷漠。这样以交易为出发点的家园关系,对于孩子的教育来说绝对是雪上加霜。家长只顾教育结果,不关注教育过程;幼儿园老师只顾完成教学任务,不关注教学效果。试想,我们的孩子,填充了知识,抽空了情感的知觉、道德的控制,只懂得生存的法则,身心具弱地投入社会,无助、自负、漠然的种种弱点昭然若揭时,那是多么惋惜和凄凉。

因而教育必须触及孩子的心灵。真正的教育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充满激情的,一位有幸福感的老师,是能在平凡的工作中,不断能发现乐趣、满足感、成就感,她需要有道德信仰,且具备很强的亲和力,发自肺腑地爱学生,真正地亲近学生、关心学生,才能让孩子适度的道德培养与教育中充分攫取养分。而慈爱又有先见之明的父母,应该努力修缮自身,让善良成为孩子回家的路牌,让幼小的树苗不受社会习俗的污染,照顾她,滋养她,从最初的时候,就给孩子筑起一道高墙。

至此,在评判教育高品质的范畴中,我们应该达成一种共识,参与教育主体应囊括学校、老师、家长、孩子乃至孩子身边每一个人。幼儿园应该努力引导孩子认识世界、感知世界,也应该严格塑造老师以善为先的师德,更应真诚授予家长科学的教育方法,让大家都自觉成为孩子教育的有益推动者。孩子的身上总是映射着大人的影子,而我们在变成大人之前,也只是不明所以的的孩子。孩子的生命并非只是呼吸,她需要使用我们的感觉、我们的心智、我们的情感、我们的能力,来完整自己的生命。

关注我们随时随地了解最新动态

微信公众号:honghuajy
新浪微博:关注我们
腾讯微博:关注我们

最新活动